当前位置:
徐悲鸿弟子:被市场低估的一代
来源:中国证券网 | 作者:鸿雁 | 发布时间: 2018-03-28 | 18194 次浏览 | 分享到:
  徐悲鸿被称为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奠基者,从国立中央大学、北平艺专再到中央美术学院,他一生培养了五辈人才,绵延至今日。他的第一代弟子也就是我们说的“徐悲鸿22弟子”,是兼具中西全面修养的艺术家,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的关键作用。
  徐悲鸿被称为中国现代美术教育的奠基者,从国立中央大学、北平艺专再到中央美术学院,他一生培养了五辈人才,绵延至今日。他的第一代弟子也就是我们说的“徐悲鸿22弟子”,是兼具中西全面修养的艺术家,在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起到了承前启后的关键作用。


艾中信《溜冰》71×88cm-布面油画

 徐悲鸿美术教育学派

  1927年9月初,徐悲鸿结束了八年的留学生活,回国后他将“写实主义”视为使中国文艺得以复兴的良策。1942年徐悲鸿筹组中国美术学校、1946年重组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1949年与华北大学三部美术科合并组建中央美术学院的时候,有不少学生出自中央大学艺术系。自1946年至1966年,先后被北平艺专、中央美院聘任的中央大学艺术系旁听生、毕业生共计22人。

  由于这22人不完全是中央大学艺术系的学历生,其中有部分是徐悲鸿的旁听生,因此被统称为“悲鸿弟子”。他们是:王临乙、吴作人张安治、李文晋、萧淑芳(女)、黄养辉、陈晓南、夏同光、冯法祀、孙宗慰、文金扬、艾中信、康寿山(女)、齐振杞、梅健鹰、宗其香、李斛、戴泽、万庚育(女)、张大国、韦启美、梁玉龙,共22人。徐悲鸿的这些弟子中,有15人曾被国立北平艺专先后聘任,有20人被中央美院先后延聘、增聘。他们在艺术造诣上各有千秋,又都从不同方面传承、补充着徐悲鸿的教育思想。中央美院人文学院教授曹庆晖说,如果没有徐悲鸿,这些人的艺术人生或许将是另外一番样子,同样,如果没有这些人,徐悲鸿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中的位置和影响也不是现在的局面。

  悲鸿弟子的学术地位

  徐悲鸿弟子们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他们作为中国第二代油画家,大多数兼教学和创作,推动并发展了中国的美术事业,尤其是美术教育事业,是承上启下的一代。

  这一批艺术家大多在西方油画和传统国画均有建树。绘画材质对他们而言只是手段,画面所传递的精湛技法和民族感情才是他们为中国油画史留下的最宝贵印记。虽同为徐悲鸿的学生,但个人有其独特面貌,如冯法祀对抗战题材的把握;文金扬在透视学方向的研究;宗其香、李斛在中国画改革之路的探索等。

  冯法祀是徐悲鸿的大弟子,中国著名的油画家,他见证了中国现代美术的发展。1950年中央美术学院建立,他被聘为教授、首任绘画系系主任。他始终遵循年青时代就已确立的为人生而艺术的艺术信念。吴作人为“中国水墨画”开拓了新的风貌,从理论和实践上都作出了重大的贡献,是我国当代美术史上承前启后的一代杰出的美术家和美术教育家。吴作人同时是一位造诣极高的书法家,他的作品无数次地参加国内外各种展览,作品为海内外

未设置二维码
名家专栏
悲鸿画库

悲鸿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