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未设置二维码
名家专栏
悲鸿画库

悲鸿学堂
《治国录》(117):毛泽东与徐悲鸿、廖静文的革命情谊
来源:浙江省委统战部网 | 作者:鸿雁 | 发布时间: 2018-03-21 | 37634 次浏览 | 分享到:
  毛不是仅仅把革命带给中国的人,他还对中国实行了改革,使它朝气蓬勃。因为对他来说,革命不是一种有之境的行动,而是一个要不断更新以保持其目的的有机过程,基本上是属于精神方面的,改变他的人民的思想和意识。

  很快,毛泽东欣然挥笔写好后,立刻派专人送到中央美术学院。
  与此同时,毛泽东还给徐悲鸿写去了一封信说:
  悲鸿先生:
  来示敬悉。写了一张,未知可用否?顺颂教祺!
  毛泽东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信中寥寥数语,却不乏谦虚之意。
《治国录》(117):毛泽东与徐悲鸿、廖静文的革命情谊

  毛泽东所书的“国立美术学院”六个行楷大字,写在信页上端,笔姿紧敛严谨,挺拔劲直,与下面的信文书迹异然有别,一刚一柔,一方一圆,很能说明书法家毛泽东挥毫时的用心。
  1950年4月1日,国立美术学院正式成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的校门口装饰一新,正式挂出了毛泽东亲笔书写的“国立美术学院”的牌子。学院入口处正面墙上是徐悲鸿的手书——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的一句名言:“缺乏艺术性的艺术品,无论政治上怎样进步,也是没有力量的。”
  这两处分别出自毛泽东和徐悲鸿之手的佳作,相得益彰,相映成趣,相衬生辉,耐人寻味。
  面对李苦禅诉说不平之告状长信,毛泽东及时写信让徐悲鸿办理。
  抗日战争时期,爱国画家李苦禅不肯为日伪政权工作,仅以卖画来维持生活,日子过得十分困难。日本投降后,李苦禅任国立北平艺专国画系专任教授,教授写意花鸟画,但收入很低。建国初期,美术界一些人认为“花鸟画是资产阶级欣赏的画,不能起到宣传无产阶级思想的作用”,虽然徐悲鸿主张开写意花鸟画的课,但因各种原因其主张并未施行。1949年暑假时李苦禅被改为“兼职教授”,每周只限上两节课,其余时间去陶瓷系工作室画瓷器,最后干脆脱离教师队伍去看大门、卖戏票。一家6口靠他每月12元的薪水度日。
  1950年夏末,李苦禅喝了些酒,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郁闷,提笔横涂竖抹了五张宣纸连成的长信,将积压在心头的不平和愤懑如大河奔流、一泻千里写给早年有过交往的、曾是“留法勤工俭学会”的同学毛泽东。
  日理万机的毛泽东收到来信后,立即着手处理,虽然他对 30多年前的这位老同学的印象记得不很清晰,但对李苦禅那汪洋恣肆、气势磅礴的草书却是十分欣赏,认为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他当即给徐悲鸿写了一封信:
  悲鸿先生:
  有李苦禅先生来信,自称是美术学院教授,生活困难,有求助之意。此人情况如何?应如何处理?请考虑示知为盼。
  顺颂教祺
  毛泽东
  一九五零年八月二十六日
  徐悲鸿接到毛泽东的信后,立刻将李苦禅的有关情况告诉